文学作品

同一片蓝天

  文/李子燕

  翻开枕边书,一枚树叶书签静静躺在书中,虽没有了往日的光泽和气息,但依旧清晰的纹理和叶脉,仍在讲述着一个与生命有关的故事。

  时光回到2014123日,长春广播电台大型残疾人节目《同一片蓝天》开播,我有幸得到长春市残联的认可,担任为期一年的公益主持人,除了做阅读推广、心理咨询,每期还讲述一位励志人物的故事——长春市双阳区视障女孩杨畔就是其中一位。我早就听说这位妹妹,后来在一次活动中,见到着红衣、梳马尾辫的杨畔本人,笑起来淳朴、安静、甜美。之所以取名“畔”,一是“盼”的谐音,寄予期盼之意;二是“畔”字分开后,左边是田,右边是半,就是把田从中间分开,两个“日”字代表两只眼睛。父母期盼着,希望女儿有朝一日能重见光明,尽管至今未能实现,但在残联和社会的关爱下,杨畔拥有了一片“自由、平等、参与、共享”的天空,勇敢地吟唱心中的痛和爱,用“天籁之音”唤醒沉睡的麦田,长出一季又一季绿油油的希望。

  或许,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,看不见也摸不着,要靠心灵去感受;于是我试着紧闭双眼,模仿杨畔的样子,用指尖触摸每一样物品,感受她二十多年没有颜色的世界。摸索中,仿佛听到海伦·凯勒的声音:“黑暗将使人更加珍惜光明,寂静将使人更加喜爱声音。假如给我三天光明,我的生活、我的人生故事,将会不同。”我的心骤然一紧,假如给杨畔三天光明,她的选择又会是什么呢?

  好奇在心头徘徊,我最终没有问出口。因为不用问也能猜到,二十多年来,她不知悄悄想过多少遍,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,尽管我的问询出于善意,对她却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。想起曾经,很多人问我类似的问题:“假如还能行走,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?”最初的时候,我会愣一下,认真思考答案;时间长了,就一笑而过。其实,回顾没有用,“假如”也决定不了未来,我唯一应该思考的,是如何好好向前“走”,如何不停下生命的节奏。

  不过也有例外,一次在校园讲座时,有同学提出了这个问题,望着一张张生机勃勃的脸庞,我真诚地讲出心中的答案:假如还能行走,我想好好体会一下“脚踏实地”的感觉,赤脚踩在草地上的感觉,光着脚丫荡过溪水的感觉,伴着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”的旋律,跳起红绸舞的感觉。假如还能行走,遇到路边的小石子,我会调皮地踢一下;看到盛放的花朵,会蹲下来闻一闻;瞧见一只蝴蝶,就追着跑一会儿。开心时,就雀跃着狂跳;沮丧时,就用力地跺脚;走平路时,就轻松灵动;遇到障碍,就纵身一跃……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,听起来有些幼稚的话题,是我最真的“告白”,希望聆听者体会到健康的意义,珍惜跑、跳、行、走的“特权”。

  生活就是如此,总会在某一瞬间触动某根神经,大的小的、深的浅的、远的近的,记忆会如潮水般涌来,提醒着我们:你是谁?来自哪里?去向何方?在这样的追问中,轮椅上的我愈发清楚——“想假如,是最残酷的痛。”当“坚强”如影随行,即使偶尔回顾,也不再忧伤。

  在杨畔的眼睛里,有一片透明的湖泊,让我想到了羽泉的歌曲《叶子》,讲的也是一个失明的女孩,一颗透明的心灵,一个善良的故事。这不是巧合,杨畔就在我们身边,通过《同一片蓝天》的电波,我又把她的故事讲给听众朋友。在杨畔的想像中,蓝天的“蓝”如父爱般宽广,火红的“红”如母爱般温暖,橙色的“橙”像歌声一样沁人心脾。而我又总是“自作多情”,把绿色赋予一种“味道”,猜想她或许最喜欢“绿色”,因为那是叶子的颜色,散发着草木的清香;她亦如一片叶子,翠绿时在树上唱歌,落下时随着风儿跳舞。看不到眼前的,是双眸;而看得清世界的,是明澈的心灵。

  我真喜欢叶子,用它做成可爱的书签,轻轻碰触,指尖便能感知叶子落下的世界。或许,每个人都是一片叶子,青青的来,淡淡的去,即使呼吸是短暂的,也要努力留下一抹色彩。我亦喜欢汪曾祺那句话:“己心妩媚,则世间妩媚;己心温暖,则世间温暖”。生命具有永恒的向上之力,同在一片蓝天下,彼此守护“爱”这扇窗,会痛的心田就能拥有光明,生出最顽强、最清丽、最真实的幸福。

  【李子燕简介】本名李凤艳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吉林省残疾人作家协会主席,吉林省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副秘书长,长春作家协会理事,长春市残疾人文联主席,榆树市肢残人协会主席,燕窝书馆馆长。2010年进修鲁迅文学院第二届网络作家班。出版有《左手爱》《向往天空》《奋斗的青春》《喝彩中国》等10余部书籍。网络签约发表17部约680万字长篇小说。荣获“首届海峡两岸网络原创大赛”主题赛区长篇奖;长春市政府首届君子兰文艺奖;第四、第五届“长春文学奖”等。长篇选题《古榆情韵》入选“2014年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”;长篇报告文学《师道》入选吉林省作协“2017-2021”长篇作品扶持重大项目。多部书籍入选吉林省全民阅读优秀民生读本。